TAP-LargeApplication-FullColor-200px.png

新型社會進步方案聲明

教育公正初步社會改革:一個行動框架

我們簽署者相信,當前的社會經濟政治以及教育體制正在重新生產一種權力關係,這種力量關係導致了極度的不公正和最終會威脅到地球上所有的生命。尖端公平和新型的教育系統,以支持我們所需要的社會改變,去創造一個更加豐富,平等和可持續的世界。

當下相互關聯的類別全球危機正將人類和地球推到一個政治,社會,經濟和生態全面崩潰的局面。這些危機是我們當前在世界各地所看到的:新冠狀病毒全球大流行,結構性不平等,執法暴力,種族壓迫,根深蒂固的父權制,加速中的氣候混亂,以及持續的戰爭威脅;這些危機是由資本主義以及軍事主義所推動的。 ,把大刀闊斧改變公共教育來作為一個深化改革的起點,推動建立人類團結和合作,終結種族壓迫,父權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觀念;我們認為,教育應該優先建立可再生生態系統,以及促進對當前世界和未來人類更進一步的社會公正。這需要我們建立公正的教育系統,而這只是我們要達到的更廣泛的社會轉變中的一部分,在其他一些領域,特別是經濟和政治領域中,我們也需要建立更公正的體系。

在形成新的社會契約過程中,為進步而進行的鬥爭是必不可少的。所塑造的複雜而緊密聯繫的多個社會過渡階段:從農耕社會到工業化時代,從殖民征服,獨裁統治,後殖民階段,到新自由主義轉變時代,以及數字革命,到今天我們看到的每一個新統治階級都籍以生產出一種意識形態來破壞統治永久永久化,把它所創造出來的各種不這些意識形態上的霸權幾乎一如既往往地面建立相應的教育體係來強化等級觀念和僵化的二元對立概念,即利用人/非人,男/女,心理/身體,世俗/宗教,優等/劣等,城市/農村,我者/他者這些二元對立概念去侵略合法化,從而對自然和一切生靈的掠奪合法化。在日益加劇和日益增加的人口遷移移民導致的衝突和氣候變化中,當代的獨裁者,本土主義者,父權制以及帶有殖民心態的民粹主義者在世界各地湧現出來,從而各種二元對立變得更加尖銳,他們通過挑起人們對社會的不安全感來使自己的掌控更加堅固。

今天,世界各地的教育系統在新自由主義的資本主義意識形態下塑造出來的,這種意識形態講求效率,投資回報率,個人選擇,競爭以及經濟增長。企業以及億萬富翁們無節制的權力來重塑全球經濟和國家政治系統。這種指向延伸到對自然的掠奪性的,以碳化排放為基礎的經濟活動,導致無節制的消費和對生態系統的嚴重破壞。在這樣的社會經濟組織形式下,教育在國內和國際上都發生了強化和正當化社會不平等,社會隔離以及社會分層的角色。然而,教育在反映著當下流行的各類意識霸權的同時,它也是一個產生爭議的關鍵場域。獨裁國家很清楚地明白教育可以是一股轉變的力量,所以迅速地在利用教育來作為其確保其公民服從與接受控制的工具。

這樣的結果是,對於許多兒童和青年人來說,世界是黯淡而無希望的。由競爭的市場來組織,這種市場競爭加劇種族,類別以及性別之間的不平等,在這種教育中,私有化教育的提供者,參與者,以及師生無不在這其中競爭,他們都這種商品化的教育模式克服緊縮公共預算來完成,改進轉化成果,突出人力資本形成,提高經濟回報率以及以金錢為代價的價值。這種教育模式強化個人傑出論證,種族偏見,白人至上主義;它減少損益差異,使經濟與政治不平等合法化;它同時高度突出個人主義,未加控制的經濟增長,人們對商業廣告用詞不加批判地結果之一便是產生一種奇怪的矛盾,那就是當今我們在人類歷史上有最多人接受教育的同時,人類卻正在以一種集體自殺式的,生態滅絕式的行為在導致地球生物系統的生態崩潰。

在過去的三十年間,由於公民社會和教育工會共同持續的倡導,因此全民都有權利受到教育這一種理念深入人心,得到全世界的支持,為全民提供教育的樹立了目標。結果是義務大多數家庭現在認同八到十二年的教育對他們孩子的未來是必不可少的,大多數政府也認為為所有兒童和青少年提供免費的公立教育是一項適當的公共政策。然而我們還遠遠沒有達到全民教育的目標。部分原因是,在過去的四十年間,市場基礎論已造成了更廣泛的結構不公正,結果就是是,教育資金一直以來嚴重不足,亟需更多資金,這些資金的可能來源包括國家政府以及雙邊或多邊國際組織。

我們的問題並不在於節省預算,政府總是能夠找到錢來花費在軍事,警察,安全和監控,以及企業福利上。在面對這種意識形態時,我們必須揭露減少浪費乏味是一種藉口,以及經濟緊縮的必要性言論是一種深思熟慮的政策選擇,其目的是推進新自由主義私有化的議程。而建立教育上的擴展目標是一個全球共識,即政府削減預算的20%以及國民生產總值的6%投放在教育上,但大多數國家都沒有達到目標。國際社會承諾了很多年,說將國民生產總值的0.7%投放在由政府替代的發展援助項目上,而實際上而且,所有這些目標其實都遠遠低估了實際需求。

我們必須在公共領域去戰勝這些論點。問題不僅僅在於資金方面。國際金融機構,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世界銀行,都是新殖民主義的機構,這些機構在世界範圍內推崇新自由主義,以及在支持教育方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但沒有支持而恰恰是限制許多國家在世界銀行假裝是一個以研究為基礎,提供客觀建議的機構,但實際上在過去四十年中,世行將其的類別建議基於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基礎上。開一個新的聯合國貨幣金融會議,考慮對這些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行)進行大規模觀察和整頓,現在是時候了。

我們政府深刻的改變。所有政府必須建立從學前到高等教育的免費公立教育,這種教育運用我們用批判性,參與式以及民主式的方式重新評估我們在世界中如何思考和如何共同行動。保證教育作為財務的理念得到落實,我們必須充分資助公立教育體系,通過國家和全球性的累進制,再分配式的解決系統來持續提供資金,並且需要來自國際社會的無附加條件地支持。課程必須積極抵抗把學生培養成為順從的消費者的隱性目標,因為這種教育正在逐步轉變為全球變暖以及氣候災害的發生。反種族主義,性別平等,團結,社會凝聚力,共情能力,想像力,創造力,個人價值實現,和平,生態保護,以及加強民主的人文主義價值觀。教師們需要有職業自治,有質量的工作環境,以及通過工會或其他組織來在政策制定中有重要的替代權。同樣地,學生和學生代表組織也需要在政治和教育決策制定中有他們的聲音,學生和他們的組織有權利參與教育決策制定,且這種參與應該得到充分認可。

這個世界需要對教育進行根本的調整,以幫助改造和創造嶄新的社會。這將需要一種新的社會契約,在這新的契約中,公共支出要高於軍事和國防支出,超過其他一些團體的狹隘利益,例如商業領域,教育科技公司,私立連鎖學校和其他的商業教育參與者的利益。創立之外。

我們需要從組織起來的師生群體,整個工會運動,以及一些民主的以種族為基礎的機構來吸取我們的鬥爭經驗和教訓,這其中包括少數族裔和移民和難民聯合會,以及獨立的在目前我們共同生存的,共不完美的現實社會中,我們擁有推動公平正義的相同承諾。這些團體已經發展出了一些促進教育公正的新型方法,包括一些學校和非正式教育項目,這些學校和項目正在支持二十一世紀的社會主義者,土著民和黑人主權,去殖民化,“黑人的命也重要”運動,以及廢奴運動和批判性的教育學的開展。

教育中的公正依賴於在以下四個方面中促進與公正相關的目標:

1.社會公正-我們要建立支持平等的,逐步的,和成長的教育。教育系統需要重整方向來解決社會中的不平等和不公正的現狀,支持種族公正,性別公正,殘障公正,培養包容的模式,提倡教學中的集體合作,驅動教育和社會的改變。

2.氣候公正-我們要學會如何在地球上可再再持續地生存。我們需要一個全球綠色新契約和相應的公立教育系統,需要教導對人類自然生態的尊重和保護,以促成在現代以及未來的改變。

3.經濟公正—在經濟體系中,我們要重建教育資助和其他公共服務體系。經濟系統必須立足在促進人人平等,機會分享上,而不是在利潤的獲取上;教育要滿足所有人的實際需求。這次全球疫情大流行標記著我們從資本主義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時代,轉變到人們在職場中能夠民主參與決策等方面的時代;我們在全國和全球範圍內推進再分配經濟轉變,優先累累二進制分解和擴展,為全民提供公共服務。

4.政治公正-我們要重新框架各個層面的政治參與。我們需要遠離專制獨裁和排外的民粹主義。我們必須加強全球團結,培養國際合作,加深全球跨領域的草根運動。以及全球各個方面的中都發展出更多包容和參與式的民主政治。

我們這些初始想法並非在描述一個遙遠的,烏托邦式的海市蜃樓圖景;我們這些想法是建立在世界上許多進步團體及組織的思想和行動之上的。我們展望一種全新的教育和社會,為我們逆轉和應對目前我們地球上所面臨的多種嚴重危機提供方向。

中文PDF版本